主页 | 学院介绍 | 校园新闻 | 院系设置 | 教育新闻 | 学院公告 | 信息查询 | 招生信息 | 政策法规 | 学生天地 | 职业资格

  当前位置:首页 > 学生天地 >
 

大学毕业,从一无所知开始

来源:信息中心    点击:9118

    尹涛其人: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百姓故事》栏目组编导,执导的话剧《天上人间》成功上演,在戏剧领域内引起广泛关注,并曾对校园话剧产生一定影响。

挤进摄影圈
    尹涛是北京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租赁与外贸会计专业90级毕业生。
毕业之后,他的第一
份工作是中国银行的行员,每天的工作就是控制计算机键盘最右边的数字区,“1、2、3、4……加一个Enter”,整天敲数字,差不多敲了一年。

或许是从看某一部电影开始,尹涛逐渐对摄影圈产生了兴趣,“兴趣是发自内心的,有一个东西碰到你了,就是不顾一切地想要去干这个,干这个就舒服,在银行干就不舒服”,于是在忍受了银行一年的枯燥生活之后,尹涛辞职去报考电影学院的研究生,但由于几乎没时间准备,他落榜了。

工作辞职,考研落榜,一无所有的尹涛只好在社会上“游荡”,但一直没有放弃接近摄影圈。那个时候不认识人,进不了剧组。一阵瞎找之后,到了《现代世界警察》杂志社。杂志社公开是招编辑,实际是招广告业务员。他拉到的第一个广告是一个电视广告,广告额3万,但他没有要提成,条件是让他来拍这个广告。

在尹涛看来,这是一个机会,虽然在此之前他从未碰过摄像机。尹涛我记的特别清楚,1992年6月3号、4号两天,在八一厂的特技棚拍了两天。广告拍好之后,他特别兴奋,很解气地想,“我终于也拍上胶片了!我当了一次导演了!”尽管他导演的只是这样一个三十秒的广告,但这或许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于尹涛来说,之前曾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想要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现在,他终于做成了!

93年,终于有机会让尹涛进入剧组,真正接触到自己想做的事情。机会得来非常凑巧。“我当初要考电影学院的时候,咨询过电视剧《红楼梦》的总摄像李耀宗,一个很有名的摄像。我们在电话里聊了10多分钟,他曾给过我一些提点和建议。等我拍完第一个广告,挣了点钱之后,我就买了些东西去看他,因为之前从来没有听这个圈子里的人跟我说过关于这个圈子的事。我打电话跟他说我要去看他,他说你别来了,我是肝炎,我不太在乎这个,于是就去了。”

结果当尹涛拍完第二个广告的时候,李耀宗出院了,打电话告诉他,《三国演义》开拍,成立了一个补排队,由总导演直接管理,他是那个补排队的总摄像,想要找一个摄像助理,问尹涛愿不愿意。“我连说愿意,特别高兴,终于能够进入到专业摄影的圈子”。

做导演的第一步是扛三角架

李耀宗后来成了尹涛的学摄影过程中,最重要的老师,一直对他很好,包括让他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摄像助理,到一个成熟的摄像,李耀宗给了尹涛很多机会。“一方面是我比较认真,有潜质;另一方面,是因为那次我去看他——后来他妻子告诉我,那时他的肝炎非常严重,几乎是一个从死人间里推出来的人,当时他最好的朋友都不敢去看他,只有我去了”。

进入剧组的第一天,有一件事尹涛记得特别清楚,“导演叫开拍了,我不知道要做什么,于是假麻利的把一个吕盒打开,本来是想帮忙把器材拿出来,结果打开一看,饭盒?!”

那时的尹涛必须放弃从前的一切,从一无所知开始,因为对毫无摄影经验的他来说,怎么摆放三脚架,怎么放机器,光、影调等等都是难题,对于剧组里的许多人而言,即使大学毕业,他的起点仍然是零。于是白天跟摄像师学、跟技术员学,晚上自己看书学。“我从技术员那里学到很多东西。比如机器跟技术员睡,关注于摄像机和设备的好习惯,就是从那个时候养成形成的,比如出差的时候,买一个铁链子,把所有机器串起来拴在架子上;吃饭的时候永远是拎着机器,这些习惯以后一直保持着。”

而且,跟技术员关系好,就有机会摸机器了,尹涛开始知道怎么摆放设备,等他会了这些,老师就会给他机会,让他拍一些固定镜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积累,他开始知道了推是什么、拉是什么;甚至有机会去练习移动镜头,当需要一个移动镜头,而老师又离得很远时,他会叫尹涛来推,“如果这一次我推好了,我就获得了下一次的机会”。

“镜头拍好了,老师会逐渐认可你。而且同时在其他地方,我也有自己的长处,可以发挥我的才华,有些时候可能仅仅是一些细节,比如我发现美工写了一个错别字,于是悄悄告诉老师,老师再去让美工更正,这一点点的事情都会给我加分,证明我当初念的书没白念。”尹涛认为,成长的过程应该是这样的

这样一点一点的学习,一年以后尹涛开始担负起正职摄像的职责。有一场戏的拍摄令他特别感动,那是拍陈宫和曹操的一场戏,第一遍拍得有点虚了,重拍时老师过来帮他跟焦点——跟焦点是由于主角在移动,需要有人不断调节调焦环,以保证画面清晰,通常跟焦点是助理才做的事情,老师应该是掌机器的——这让尹涛特别感动。当时一共有五个队伍同时在拍《三国演义》,有一个技术员跟过其中的4支队伍,这个人他告诉尹涛,这种大片都是各种各样的人带着自己的心思,要把自己的人带出来,获得自己的那份利益,有的人获利,有的人获名,有的人给自己的人寻找机会——他看到的每个队伍都有人都在做这样的事情,摄像就是想把自己的徒弟带出来。但在他所看到的其他队伍里,没有一个成功的,他对尹涛说,“你小子真幸运,居然成功了”。

一年半之后,尹涛又随剧组去拍《纵横三国》,当时因为老师的孩子出生了,所以外地拍摄都是尹涛一个人,他实际上已经担负起正职摄像的职责,只是仍然只有摄像助理的身份。如果是正职摄像,住房、配车等待遇都会不一样,但刚起步的尹涛没办法去计较这个,“我也不能计较,凭什么计较啊?给主持人、摄像等人的专车,我都不会去坐,老老实实地呆在我原来的地方”。

“我曾经生活费只剩下一块钱的时候,我都没有后悔过,因为我知道我正在向我的目标接近,一无反顾。”拍完《三国》之后,尹涛又开始在社会上飘荡,直到97年又一次机缘巧合进入央视,并一直留在这里,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现在或许不能算成功,但至少让他感到满意。

大学毕业又怎样?!

尹涛工作的地方,有许多实习学生,但尹涛说在组里的编导们看来“招实习生顶多招大专的,都不太愿意要本科生”。

“现在的大学生可能对自己期望太高了,觉得大学毕业是一个很高的起点,但高晓松说过一句话,‘现在大学校园的墙,也就只有高跟鞋的鞋跟那么高了’——其实大学生跟社会上的人比起来,实在没有什么真正可以称作优势的,跟人打交道的能力差,动手能力也差,许多大学生的心态落不下来,这差不多已经是他们的通病了。”

曾经,当尹涛也是大学刚毕业的学生,他也遇到过同样的问题。“当时与我同时进中国银行的还有一部分是一二六中的中专生,刚开始工作时就是觉得自己不如那些中专生,他们的技术比我们好得多,本科生虽然有理论,但理论落不到实处,落到实处的都是从这些实际的工作开始。只有甘心落到实处的时候,才能好好去工作”。

所以在尹涛看来,读大学不是让你获得一个比别人高的姿态,它不过是训练你学习的方法和能力,除此之外,大学生没有任何地方比别人高。

尹涛认为,确信自己正专注于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好好去做就够了。

“我是一个比较幸运的人,我知道什么东西触动我了。我想有东西触动我,一定也有东西同样触动你们,你为什么不去做,可能就是因为待遇、工作环境等问题。但凭什么因为别的地方你不喜欢,但是工资高你就去,有毛病吧?!”

我尝试着提醒他,即使大学生放低了对自己的期望,但社会不会放低大学生,社会将不断地拿大学生毕业之后所从事的工作待遇与其越来越高的教育成本相比较,而且比较的结果往往会让大学生们难受。但尹涛丝毫不同情被比较的人:“别人是否比较是别人的事,别人比完了结果是否会影响你,这是你自己的事。其他人比是很正常的,你们不要把责任都推给别人,比没有任何错,我觉得很正常,为什么不能比呢?但比完之后这个结果是否影响你,那是你自己作判断的事情。大学生完全可以不在乎别人对你的评价,而且刚刚毕业,没资本没资历的时候,你们凭什么在乎?” 

学院信息 | 信息查询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学院公告 | 教育资讯
沈阳机械工业职工大学 沈阳市机械工业学校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2013 XKYP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学校英文名称:ShenYang Machine Industry officers and Workers University 通讯地址:沈阳市铁西区肇工北街十六号 高校代码 : 51843 邮编:110026